• 来源:美国《发烧天书 Stereophile》
  • 时间:2016年5月
  • 作者:《Stereophile》David Lander
  • 编译:中尉

原文配图比较少,文中大部分配图由中尉后期添加。

品牌故事 | “正统的美国声音:GoldenEar” 一位少年赛车手在音响行业的奋斗史

前言:美国东海岸马里兰州巴尔的摩,GoldenEar创始人Sandy Gross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。年轻的Sanford Gross因为考取霍普金斯大学,搬到了这个城市。大学毕业后,在一间从美国南北战争时传下来的老房子里,Sandy Gross和他在霍普金斯的同学Matthew Polk、George Klopfer共同创立了Polk Audo普乐之声。

品牌故事 | “正统的美国声音:GoldenEar” 一位少年赛车手在音响行业的奋斗史

【中尉按:大型 Slot Cars 轨道车在中国只是近些年才出现在商场中,但在欧美国家经过半年多世纪的发展,已经发展出专业化程度很高的职业赛事。】

品牌故事 | “正统的美国声音:GoldenEar” 一位少年赛车手在音响行业的奋斗史

David Lander:你在青少年时期就已经有了正式工作。上高中时,你一直在参加轨道车的比赛。

Sandy Gross:确切地说,是很复杂很精密的迷你电动小赛车。那时我是全国最顶级的技师和赛车手之一。我和Howie Ursaner受雇于American Russkit公司。我们帮公司研发新型赛车;另外,我们两个人组建的 Gold Dust Twins赛车队也代表公司参加一些重要的比赛。Howie也是Polk Audo最早的投资人之一。

David:在霍普金斯大学,你一开始的专业是工程。

Sandy:之所以选择工程,很大程度上也是受赛车的影响。但霍普金斯大学里的工程学更像是理论物理,而我更感兴趣的是构想设计方案、进行产品设计。所以我把主修专业换成了社会行为学,这个专业更关注创造性思维。

David: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音乐的?那时你主要听哪些类型的音乐作品?

Sandy:从小学一直到高中,我都是学校乐队的成员。在我10岁或者12岁那年,我得到了我的第一台晶体管收音机,一台Spica,虽然现在已经不能用了,但保存的还很好。那时每天晚上都要听收音机里的音乐广播,民谣、摇滚、爵士,都会听。那时候每年一到Woodstock音乐节,我都会去看一看,看到了很多经典的现场表演。现在我主要听爵士乐。

David: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对音响感兴趣?

Sandy:1972年我从大学毕业时就已经是一个发烧友了。上大学那几年,我经常买卖二手的音响器材。那时候人们觉得电子管的音响设备过时了,比如马兰士的7C+9前后级、马兰士8B后级、麦景图的MC-30、MC-60、MC-275,回想起来那真是一个美好的时代。毕业后,我和Matt还有George走到了一起。

品牌故事 | “正统的美国声音:GoldenEar” 一位少年赛车手在音响行业的奋斗史

David:Polk Audo第一款音箱是1972年上市的Model 9(上图)。当时你们是怎样开发产品的?

Sandy:大部分的产品构想是我提出来的,在Definitive和GoldenEar也是一样。一般来说我会先画一张十张草图,喇叭单元、技术特点、箱体尺寸等各各方面都会写的很详细。然后我把草图交给设计人员,在Polk时是Matt负责具体的技术研发。

品牌故事 | “正统的美国声音:GoldenEar” 一位少年赛车手在音响行业的奋斗史

David:我们知道Polk Monitor 7(上图)这款书架箱获得了极大的成功。能介绍说一下它的情况吗。

Sandy:当时Audio Research【中尉按:著名的HiEnd级美国胆机品牌】的客户是我的主要目标。这些经销商对Monitor 7的接受度很高,还会给我介绍其他经销商。

品牌故事 | “正统的美国声音:GoldenEar” 一位少年赛车手在音响行业的奋斗史

David:你以前有一对KLH Model 9 屏风式静电音箱(上图),你说过你的产品设计曾受到这对音箱的影响。【中尉按:KLH是美国五六十年代很有影响力的品牌,80年代倒闭;2017年该品牌被资本收购后重新出现在市场上】

Sandy:这对音箱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它的低音染、出色的结像力以及那种极具鲜活力的舞台表现力。

品牌故事 | “正统的美国声音:GoldenEar” 一位少年赛车手在音响行业的奋斗史

David:Polk的Monitor 10(上图)当时也受到很多发烧友的欢迎。

Sandy:说起来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小故事。我们和Jon Dahlquist以及他的合伙人Saul Marantz的关系一直都很好。有一天Saul 给我打来一个电话。在当时快要举行的华盛顿HiFi展会上,他们租了一个两间的套房,他们打算在那个小一点的房间里演示Dahlquist DQ-6音箱。Saul问我们是否愿意和他们一起参展,使用那个大房间。他们两个人都是很有影响力的前辈,这对我们来说当然是一个很好的机会。展会后 Monitor 10 在市场上也确实取得了很大的成功。

品牌故事 | “正统的美国声音:GoldenEar” 一位少年赛车手在音响行业的奋斗史

【中尉按:Dahlquist音箱,由Jon Dahlquist和马兰士创始人Saul Marantz 共同创立(上图是两位创始人,左为马兰士,右为Jon),在历史上留下过几款非常经典的音箱,上个世纪已停产运营。】

David:你1988年离开了Polk,为什么?

Sandy:那时候我想去追逐我另一个梦想——拍电影。

David:你是怎样追逐这个梦想的?

Sandy:在这个行业里我工作了两年。我当时和Don Phillips合作,一起担任制片人。我们当时有几个剧本在推进,其中一部叫《Last Dance》,讲的是著名的芭蕾舞演员Nijinsky和他最后一场表现的故事。当时计划请Mikhail Baryshnikov【中尉按:前苏联著名芭蕾舞表演艺术家】和Robin Wright【罗宾·怀特,《神奇女侠》中饰演女侠师傅】来主演。不过最后这部影片还是流产了,这种情况在好莱坞每天都在发生。

品牌故事 | “正统的美国声音:GoldenEar” 一位少年赛车手在音响行业的奋斗史
品牌故事 | “正统的美国声音:GoldenEar” 一位少年赛车手在音响行业的奋斗史

David:说说你创立Definitive的情况吧。

Sandy:Definitive的第一款音箱是BP10,一款前后双向发声的音箱。之所以采用这样的设计,是为了能有更为宽大的声场表现。之后我们推出了一系列的前后双向发声的音箱。1995年我们推出了BP2000(上图),它也是市场上第一款内置有源低音系统的音箱。在Definitive的所有产品中,我个人最喜欢的Mythos ST系列。

David:我知道那是一款外形纤细的时尚型音箱。

Sandy:在外观设计上我们做了比较大的创新,并且重新采用单向直射式发声的设计,以便能获得更清晰的结像感,同时減少摆位难度【中尉按:前后双向发声的音箱,需要离后墙较远、在摆位上调整难度较大】。

David:DEI集团在2004年收购了Definitive,之后又收购了Polk,你和你在Polk的老同事们又相聚在一起了。

Sandy:我很享受这种与老同事们一起工作的感觉,而且团队中的一些人还是我招募进来的,我们也一起工作了很多年。2008年,Polk原公司的高管团队集体离职了,我是在2009年离职的。

David:听说你也曾考虑过退休,为什么没有退休呢?

Sandy:离开Definitive后我还是闲不住,所以又把老伙计Don Givogue从家里拉了出来,和我一起创业。

David:在创立Definitive之前,你曾想收购Dalquist;你也曾和Thiel Audio的总经理Kathy Gornick讨论过并购。【中尉按:Thiel 超奥,美国高端音箱品牌。在创始人Jim Thiel过世后,因经营不善,前两年已经倒闭】

Sandy:是的,但最后我们还是决定从零起步。和Thiel讨论后不久,我提出GoldenEar这个名字以及Triton系列音箱的构想,之后我和Don深入讨论了很多问题。我们知道如果要成功,我们就必须全面超越我们从前的作品。那时我们就很清楚Triton系列在音乐和电影两方面都必须有非常出色的表现。

David:所有产品的具体研发工作是你们在加拿大的团队完成的,可以多说一些这方面的情况吗?

Sandy:我们的研发团队有相当完整的测量设备,也有我们自己的消声室。这间消声室是根据渥太华国家研究委员会中那个很有名的消声室,以1:1的比例复原建造的。一些音箱品牌是去租用那个消声室,我们为了保证测量效果,就投资建造了自己的消声室。当然,所有这些技术设备只是让我们不会偏离正确的方向,工作的核心还是在于对声音的调校。

品牌故事 | “正统的美国声音:GoldenEar” 一位少年赛车手在音响行业的奋斗史

David:你是怎样选择扬声器单元的呢?

Sandy:Don和我在1995年创立了内置有源低音系统这个概念,这种设计可以更好的保证各个频段的衔接。此外,这种设计允许我们能够采用更小的箱体。在高音单元的选择上,传统的球顶单元已经过时了,在性能上与气动式高音有很大差距(上图)。以前我就在一些欧洲品牌的Hi-End级音箱上见到过这种气动高音,性能非常优秀,而且很好的辩识度。所以我决定采用这种高音,并且最先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技术总监Bob Johnston,Bob说:“天知道是不是中看不中用的东西,先拿过来试试看吧。” 最后他和我说:“我爱死这个高音单元了。” 在喇叭音盆的选择上,虽然现在出现了很多新材料,但我们还是更偏爱于传统的聚丙烯音盆。

David:很多人都认为Triton系列落地箱的声音超过了同价位的其它品牌音箱。这个系列会一直延续下去吗?

Sandy:我当然希望能把这个系列一直做下去。

David:你是怎样让Triton系列有这么好的声音表现呢?

Sandy:首先,你必须要知道好声音的标准是什么。市场上确实有不少音箱声音很不错,但我们也会发现还有很多很贵的音箱,声音表现与它们的价位并不相称。我们在研发任何一款音箱时,都会本着一种设计一款5万美元的音箱的态度去做,不会太考虑投入的时间成本。当然了,时间就是金钱,但该投入的时候就一定要投入。设计一款音箱时,有很多问题需要去考虑,但其中大部分问题并不需要额外的资金。你只有要足够的技巧与专业知识,并且愿意投入足够的时间去进行仔细的校声。当然也有不少问题需要投入更多的资金,比如我们采用的高音单元,成本就大幅提高。气动高音单元的成本是传统球顶高音的8倍,但我们认为这笔钱花的很值。

品牌故事 | “正统的美国声音:GoldenEar” 一位少年赛车手在音响行业的奋斗史

David:我看到你对你自己使用的器材也很挑剔,大功率的胆机、70公斤的黑胶唱机,5万美元的音箱,还有这对Triton One。

Sandy:说到唱机,黑胶万岁,哈哈哈。作为一个音箱设计人员,除了自己生产的音箱,还是需要一套参考级设备的。

品牌故事 | “正统的美国声音:GoldenEar” 一位少年赛车手在音响行业的奋斗史
品牌故事 | “正统的美国声音:GoldenEar” 一位少年赛车手在音响行业的奋斗史

【中尉按: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(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)成立于1876年,是一所世界顶尖的私立研究型大学,美国第一所研究型大学,也是美国大学协会的14所创始校之一。

在2019年英国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中位列世界第12,在2019年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中位列第12。截至2018年,学校的教员与职工共有37人获得过诺贝尔奖。

霍普金斯大学被公认为是当今世界一流的高等教育机构之一,不仅拥有全球顶级的医学院、公共卫生学院、国际关系学院,其生物工程、空间科学、社会与人文科学,音乐艺术等领域的卓越成就也名扬世界。

该校应用物理实验室(APL)是美国近代物理学人才的摇篮,同时也是美国国防部的合同商,哈勃空间望远镜和詹姆斯·韦伯太空望远镜的地面控制中心。】